}  i

欢迎进入耒阳市第一中学!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管理员登录

主页 > 校务公开 > 校园新闻 >
返回列表

杜陵访古|谢咸松:杜陵烟雨几度秋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8-11-15 点击数:

谢咸松,多年从事高中历史教学工作,成绩斐然,深受学生喜爱。参加省市级比赛获奖能名列前茅,现为高二年级班主任,所带班级被评为耒阳市优秀班级。作为耒阳市一中凌烟阁历史学社指导老师,他先后指导的实践活动有:《耒阳,农耕文明的起点》,《竹海万年情,造纸两千年----探寻古法造纸》,《杜陵烟雨几度秋-----凭吊杜甫墓》,举办的学术研讨讲座有《魏晋风俗----这些男人娘吗?》等。

 

戊戌年十月,因指导耒阳市一中凌烟阁历史学社之故,探于杜甫陵,有感而作。吾居于耒十又二载,岁月匆匆,竟从未凭吊杜陵,深以为憾。耒阳——湘南明珠,人杰地灵之地。建县于两千余年之前,交通要道,历史文化悠久。相传东汉蔡伦造纸于此,至今黄市蔡伦竹海茫茫竹海中尚有古法造纸作坊;三国凤雏庞统署耒阳县令,引张飞于此横眉怒目,遗泽张飞醐酒;近有开国元勋朱德于逆境中奋起,湘南起义,开创红色传奇;抗日名将薛岳横刀立马于此,运筹帷幄,扬三湘抗战英名。多少英豪,多少文人竟渡于耒阳,始有今日耒阳人文武风昌盛,所谓惟楚有才于斯为盛,不为过也。


 

                           凌烟阁历史学社凭吊杜陵,了解传统文化

隔着一千三百年与古人同处一地,这两天阴雨绵绵,正应了杜陵烟雨暗蒙蒙的景象,但更加触动吊古思远情怀。

目前传杜甫墓至少有八处分布于华夏,但吾只信杜陵以耒阳为真,因杜公客死耒阳就地入葬而真实可信。

杜甫一生经历了大唐王朝由盛而衰的历史,早年寓居于长安,妻儿承欢于膝下,衣食无忧,中年颠沛流离,晚年更致穷困潦倒,生活漂泊。史料有载,杜甫于唐代宗大历三年(768)冬,携妻儿共八人乘船离川经今湖北入湖南至岳阳,沂沅湘以登衡山,溯湘江而上,次年春舟居潭州(今长沙),漂泊于湖湘之地。耒阳是杜甫晚年流落和归葬之地,杜甫自己和后人都有诗篇记述他与耒阳的这段因缘际会


唐大历五年(770)四月,湖南兵马使臧玠带领一班骄兵起势谋反,攻掠州城,杀死潭州刺史兼湖南观察使崔灌,潭州城烈焰冲天,百姓夜半惊起,纷纷落荒夺路而逃。此之乱史称“臧玠之乱”。此时杜甫的舅父崔伟做郴州录事参军,写信要他投靠,为避免战火,杜甫不得不溯江去往郴州投靠舅父。

船至耒阳方田驿,遇大水不能前行,半旬不得食物几近绝境。耒阳县令闻之,着即送去牛肉白酒,杜甫方得掉转船头返长沙赁居江阁。秋思归故里,孤舟入洞庭。此时杜甫因重疾复发,费资盘缠用尽,无奈只得从溯汨罗江往昌江县(今平江)投友求医。不幸病逝于县治寓所,葬于小田天井湖,这是一种说法。

杜甫写诗记录了赴郴州途中及到达时的经历与感想。诗并无确切题名,泛称《耒阳阻水》可也,题记云:“聂耒阳以仆阻水,书致酒肉,疗饥荒江,诗得代怀,兴尽本韵。至县,呈聂令,陆路去方田驿四十里,舟行一日,时属江涨,泊于方田。”此诗即赴郴州途中所作。这是杜甫最后一首谢人餽食的诗,但不是杜甫的绝笔诗。读此诗,既可详杜甫逝前不久的生活状况和心思情怀,亦可证千百年所传杜甫“饿死”一说之不实。

《旧唐书·杜甫传》记言:“甫以其家避乱荆、楚,扁舟下峡,未维舟而江陵乱,乃溯沿汀流,游衡山,寓居耒阳。甫尝岳庙,为暴水所阴,旬日不得食。耒阳聂令知之,自棹舟迎甫而还。永泰二年,啖牛肉白酒,一夕而座于耒阳,时年五十九。”

《新唐书·杜甫传》亦有抵相同的记载:“大历中,出瞿唐,下江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因客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县令具舟迎之,乃得还。令尝馈牛炙白酒,大醉,一昔卒,年五十九。”遂葬于耒阳。

自古以来,有不少猎奇者相信杜甫死于“牛肉白酒”,这其中就有近现代诗人、学者郭沫若先生,他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竟以“杜甫嗜酒终身”一章十八页一万三千余字的篇幅“论证”了杜甫死于牛肉白酒,并在文末断言“杜甫死于牛酒是毫无可疑的”。这些观点和论证所依据的正是这首诗和正史中的记载。

杜甫的绝笔诗是《风疾舟中伏枕书怀奉呈湖南亲友》,作此诗后不久,诗人就因病辞世。代宗大历五年(770)冬,贫病交加的杜甫带着一家八口,从长沙乘船往岳阳,经过洞庭湖时,风疾愈加严重,半身偏枯、卧床不起。诗人预感将不久于人世,百感交集,握笔写下此诗,寄呈湖南的亲友,以作交待。

杜甫辞世三十三年后的贞元十九年(803),韩愈晋升为监察御史。时关中大旱,韩愈查访后发现,灾民流离失所,四处乞讨,关中饿殍遍地。目睹严重灾情如此骇人,韩愈痛心不已。而当时负责京城行政的京兆尹李实却封锁消息,谎报关中粮食丰收,百姓安居乐业。愤怒之余,韩愈上疏《论天旱人饥状》,却意外反遭李实等人谗害,于是年十二月被贬为连州阳山(今广东省清远市阳山)县令。韩愈遭贬赴任途中经过耒阳,凭吊杜甫,留下《题杜工部坟》诗:“今春偶客耒阳路,凄惨去寻江上墓。有唐文物盛复全,名书史册俱才贤。中间诗笔谁清新,屈指都无五四人。独有工部称全美,当日诗人无拟伦。”写此诗时距杜甫去世已三十七年。诗中既有对杜甫怀才不遇的感慨,也有对自己仕途多舛的叹息。

杜甫去世后,聂县令治葬筑墓建祠,墓背经向南,周砌石栏。公元907年邑令朱昂扩建杜公祠,创办杜陵书院,历唐宋元明清不曾中断,人才辈出。

南宋时在杜墓正面建有石刻,横贴“唐工部杜公之墓”。

1940年,民国湖南省政府重修杜甫墓,省政府主席薛岳重修杜工部墓石碑于墓前。

1975年,耒阳市一中建校,将祠主殿拆除,仅后栋西廊房及清人彭而述残碑。

1984年,墓祠定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96年,耒阳市政府对陵墓及残房进行维修。

至今,耒阳留有杜甫墓、杜公祠、杜甫书院等遗址。

1940年重修杜甫墓,吾思当时湖南居抗日战争之前线,四次长沙会战,重挫强敌,震惊中外,湖南省政府迁于耒阳,耒阳乃湖南抗战之中枢。值此国难当头,薛岳将军身为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肩负重任,于戎机中思诗圣杜甫一生忧国忧民,不畏强敌,极具中华民族的坚韧品质,欲借重修杜甫墓,唤醒民众,抗战到底。

杜陵静卧于耒阳市北城区耒阳市一中(湖南省示范性高中)校园内,右有耒河淙淙流过,左有马阜岭雄踞,前有坦途之诗圣广场,后有巍巍教学楼。依山傍水,人文浓郁。其墓石栏环绕,占地100余平方米。墓基砌为麻石,高50余厘米,上堆圆形封土,直径约3-4米,通高1.5余米。正面麻石镌刻“唐工部杜公之墓”,上款署“宋景定癸亥夏孟”(南宋理宗景定四年四月,12634月),下署“县令王禾立石”。墓前立有1940年民国时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上将撰《重修杜公墓碑记》。

杜甫墓周围原有杜甫堂、杜公像、杜公书院石碑、古墓石碑座等文物古迹,文革乱象时期被毁,特别是薛岳将军名字,竟不可辨,留下破坏文物不可修复的遗憾,诚为民族未来之可鉴。据郭沫若考证为杜甫真墓。现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立于杜陵碑前,心潮起伏。这是一处幽静的环境,周围唐砖宋瓦,古韵袅袅。虽置青春躁动的年轻人活力包围中,依旧显得沧桑落寞,像是在诉说着墓主生前的郁郁不得志,墓基麻石上布满绿苔,封土暗然,似千年的压抑不悦。

我与凌烟阁历史学社社长谭洁,新闻部长谢云飞等久久地流连在墓前祠后,环顾周围绿植与建筑,于墓近处绕转数圈,留影多帧,才频频回望着,无声地离开。

凌烟阁历史学社全体成员摄于杜工祠

一只孤舟困于江上风波中,羸弱的老人在饥饿中徘徊,他仍惦记着国家兴衰,盼望着广厦万间,我感觉一个瘦弱的老人身影在风雨的虚幻中屹立在天地间越来越伟岸。

最后赋打油诗一首追思诗圣。

凌烟阁学社凭吊杜甫墓

---谢咸松

北城坟丘碧草染,杜陵烟雨暗蒙蒙。

古今多少文骚客,路人岂会吊假坟?

马阜雄踞紫气腾,耒河不返中原魂。

  老病孤舟今何在,广厦万间留汗青。  

20181023  记于学校第二教学楼

 

附录1:《旧唐书·杜甫传》

杜甫,字子美,本襄阳人,后徙河南巩县。曾祖依艺,位终巩令。祖审言,位终膳部员外郎,自有传。父闲,终奉天令。

甫天宝初应进士不第。天宝末,献《三大礼赋》。玄宗奇之,召试文章,授京兆府兵曹参军。十五载,禄山陷京师,肃宗征兵灵武。甫自京师宵遁赴河西,谒肃宗于彭原郡,拜左拾遗。房琯布衣时与甫善,时琯为宰相,请自帅师讨贼,帝许之。其年十月,琯兵败于陈涛斜。明年春,琯罢相。甫上书言琯有才,不宜罢免。肃宗怒,贬琯为刺史,出甫为华州司功参军。时关畿乱离,谷食踊贵,甫寓居成州同谷县,自负薪采梠,儿女饿殍者数人。久之,召补京兆府功曹。

上元二年冬,黄门侍郎、郑国公严武镇成都,奏为节度参谋、检校尚书工部员外郎,赐绯鱼袋。武与甫世旧,待遇甚隆。甫性褊躁,无器度,恃恩放恣。尝凭醉登武之床,瞪视武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虽急暴,不以为忤。甫于成都浣花里种竹植树,结庐枕江,纵酒啸咏,与田畯野老相狎荡,无拘检。严武过之,有时不冠,其傲诞如此。永泰元年夏,武卒,甫无所依。及郭英乂代武镇成都,英乂武人粗暴,无能刺谒,乃游东蜀依高适。既至而适卒。是岁,崔宁杀英乂,杨子琳攻西川,蜀中大乱。甫以其家避乱荆、楚,扁舟下峡,未维舟而江陵乱,乃溯沿湘流,游衡山,寓居耒阳。甫尝游岳庙,为暴水所阻,旬日不得食。耒阳聂令知之,自棹舟迎甫而还。永泰二年,啖牛肉白酒,一夕而卒于耒阳,时年五十九。

子宗武,流落湖、湘而卒。元和中,宗武子嗣业,自来阳迁甫之柩,归葬于偃师县西北首阳山之前。

附录2:《新唐书·杜甫传》

甫,字子美,少贫不自振,客吴越、齐赵间。李邕奇其材,先往见之。举进士不中第,困长安。

天宝十三载,玄宗朝献太清宫,飨庙及郊,甫奏赋三篇。帝奇之,使待制集贤院,命宰相试文章,擢河西尉,不拜,改右卫率府胄曹参军。数上赋颂,因高自称道,且言:先臣恕、预以来,承儒守官十一世,迨审言,以文章显中宗时。臣赖绪业,自七岁属辞,且四十年,然衣不盖体,常寄食于人,窃恐转死沟壑,伏惟天子哀怜之。若令执先臣故事,拔泥涂之久辱,则臣之述作虽不足鼓吹《六经》,至沈郁顿挫,随时敏给,扬雄、枚皋可企及也。有臣如此,陛下其忍弃之?

会禄山乱,天子入蜀,甫避走三川。肃宗立,自鄜州羸服欲奔行在,为贼所得。至德二年,亡走凤翔上谒,拜右拾遗。与房琯为布衣交,琯时败陈涛斜,又以客董廷兰,罢宰相。甫上疏言:罪细,不宜免大臣。帝怒,诏三司亲问。宰相张镐曰:甫若抵罪,绝言者路。帝乃解。甫谢,且称:琯宰相子,少自树立为醇儒,有大臣体,时论许琯才堪公辅,陛下果委而相之。观其深念主忧,义形于色,然性失于简。酷嗜鼓琴,廷兰托琯门下,贫疾昏老,依倚为非,琯爱惜人情,一至玷污。臣叹其功名未就,志气挫衄,觊陛下弃细录大,所以冒死称述,涉近讦激,违忤圣心。陛下赦臣百死,再赐骸骨,天下之幸,非臣独蒙。然帝自是不甚省录。

时所在寇夺,甫家寓鄜,弥年艰窭,孺弱至饿死,因许甫自往省视。从还京师,出为华州司功参军。关辅饥,辄弃官去,客秦州,负薪采橡栗自给。流落剑南,结庐成都西郭。召补京兆功曹参军,不至。会严武节度剑南东、西川,往依焉。武再帅剑南,表为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武以世旧,待甫甚善,亲至其家。甫见之,或时不巾,而性褊躁傲诞,尝醉登武床,瞪视曰:严挺之乃有此儿!武亦暴猛,外若不为忤,中衔之。一日欲杀甫及梓州刺史章彝,集吏于门。武将出,冠钩于帘三,左右白其母,奔救得止,独杀彝。武卒,崔旰等乱,甫往来梓、夔间。

大历中,出瞿唐,下江陵,溯沅、湘以登衡山,因客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县令具舟迎之,乃得还。令尝馈牛炙白酒,大醉,一昔卒,年五十九。

甫旷放不自检,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少与李白齐名,时号李杜。尝从白及高适过汴州,酒酣登吹台,慷慨怀古,人莫测也。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污,为歌诗,伤时桡弱,情不忘君,人怜其忠云。

赞曰:唐兴,诗人承陈、隋风流,浮靡相矜。至宋之问、沈佺期等,研揣声音,浮切不差,而号律诗,竞相袭沿。逮开元间,稍裁以雅正,然恃华者质反,好丽者壮违,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长。至甫,浑涵汪茫,千汇万状,兼古今而有之,它人不足,甫乃厌余,残膏賸馥,沾丐后人多矣。故元稹谓: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甫又善陈时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号诗史。昌黎韩愈于文章慎许可,至歌诗,独推曰: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诚可信云。

引用资料:刘孝贤《杜甫与耒阳》

郭沫若《李白与杜甫》

赵莹《旧唐书》

欧阳修、宋祁《新唐书》

 

 

 

 

 

 

 

 

 

 

 

 

 

 

 

 

 

 

 

 

 



学校地址: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杜陵路88号
备案号: 湘ICP备05006062号-1
技术支持: 长沙和创计算机系统集成有限公司